标签存档: 犹豫

关于犹豫

    苏联心理学家 H.д.列维托夫认为人的心理活动可以分为心理过程、心理状态与个性心理特征三种形态。心理过程是不断变化着的、暂时性的,个性心理特征是稳固的,而心理状态则是介于二者之间的,既有暂时性、又有稳固性,是心理过程与个性心理特征统一的表现。心理过程都是在一定的心理状态的背景中进行,都表现为一定的心理状态。如注意的分心与集中;思维的明确性、迅速性和“灵感”状态;情绪的激动与沉着;意志方面的果断与犹豫等。心理状态是个别心理过程的结合、统一,是某种综合的心理现象,所以它往往又成为某种个性特征的表现,反映出一个人的个性面貌,因而心理状态的特征又往往成为一个人的个性心理特征的表现。因此,一个人在特定时刻的心理状态,是当前事物引起的心理过程、过去形成的个性特征和以前的心理状态相结合的产物。

 

■周履一

犹豫是一种心理状态。人之所以犹豫,是因为人要面对选择。但令人困惑的是:选择并不都可以随意作出,因为存在着多种选择,任何一种选择都不是理想的,都预示种种不同的结果。因此,只要存在两种以上的选择,人就可能处于犹豫之中。得与失,利益与情感,私欲与公德这样的选择,就常常令人无所适从,难以作出决定。


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曾举例说,一个青年,要赡养自己的寡母,但处在国难当头的时候,是挺身而出、捐躯赴国难呢?还是留守在母亲身边?萨特认为人是自由的,他可以自由作出选择,并且最终也会作出选择。但问题不在于他会作出决定,而在于他处于两难抉择之中,他犹豫不决。他可以一走了之,留下孤苦伶仃的老母,让她孤独而痛苦地度过风烛残年吗?他不会。他于心不忍,他不愿意离开母亲。他又可以心安理得地坐视侵略者长驱直入、侵占自己的祖国、蹂躏自己的同胞吗?他也不会。他会热血沸腾,他会要求当兵上前线。他选择前者,他会感到羞愧;他选择后者,他会感到不安。他必然在两者之间徘徊。纵然他最终不得已作出了选择,但他的选择是痛苦的。

人总会陷入犹豫的困境中,你不犹豫,只是你没有处于两难境遇。应届高中毕业生填报志愿,报哪个学校,不报哪个学校,哪个专业好,哪个专业不太好,报省内大学还是省外大学,报重点大学有没有把握,不报是不是有点遗憾,如此等等,就常常举棋不定,弄得父母、亲戚、朋友都来出谋献策,结果往往还是难以定夺。自己拿不定主意,他人各持己见,自然只会是一锅粥。
你别无选择,当然也就无所谓犹豫。


犹豫没有应该不应该之分,因为犹豫是一个心理事实,它已经是一种存在。没有人愿意犹豫,因为犹豫是一种折磨,能不犹豫无须犹豫人自然不会犹豫。既然犹豫,必有犹豫的原因。一个脸色也会让人犹豫的。


犹豫常常出于无知。人都趋利避害。在利害面前,人会作出本能的选择。但这种选择,必须有一个根本前提,预先知道孰为利孰为害。不能判断利害的区别,人会犹豫。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是勇敢的,但同时也是犹豫的。因为他不知道螃蟹为何物,有没有毒,可不可以吃。他在吃螃蟹之前,显然经过思想斗争。而随后跟着吃的人,则不会犹豫,因为别人的经验提供了证据。
诸葛亮指挥千军万马,运用自如。他果断无比,因为他对战争中的一切都了如指掌。这是《三国演义》对诸葛亮的神化。实际上,在战争中,犹豫不决是常态。退却还是进攻,往往就很难作出决定。它依赖于若干因素,而这些因素不都是确定的。不确定制约选择,必然犹豫。不确定是什么呢?不确定是一种无知,而这种无知往往不可避免。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,也有处于无知状态的时候。知道敌我双方的力量、部署、战术、军心等一系列情况,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?该进攻,自然进攻。


犹豫常常源于良心的监督。最明显的表现是良心与私欲的冲突。在利益面前,受私欲驱使,会侵害他人的利益;而良心发现,则会舍己利人。但生活中常见的不是要么私欲横流,要么良心压倒一切,而是两者兼而有之。讲良心,私欲在煎熬;纵私欲,良心又不安。于是,人会处于犹豫之中。


犹豫是痛苦的,其痛苦的暂久与犹豫时间成正比。犹豫时间愈长,痛苦程度愈深。一个单相思没有勇气向心中的恋人表白自己的爱情者,是痛苦的。除非他的爱转移,或者他大胆求爱,否则,他就很难摆脱这种痛苦,他就会一直受犹豫的折磨。


犹豫会遭人厌。日常琐事上犹豫,只会惹人生气。犹豫往往与气魄无缘,犹豫者,大多是胆小者,因此他们往往不是成功者。犹豫即使获得成功,也没有果断来得光彩。
犹豫常常决定于性格。曹爽最后被司马昭所杀,就是优柔寡断害了他。如果他有点大丈夫气概,敢于在生死攸关之际与司马昭对着干,不至于落到满门抄斩的下场。
犹豫者,即使作出了选择,依然还会犹豫。


有人说,犹豫植根于人性之中,犹豫不决是人的本质。你不犹豫,是因为你犯不着犹豫。一旦你处于生与死、善与恶、永恒与毁灭的境遇之中,你必然犹豫,这就是哈姆雷特式的“生还是死”的永恒思考与犹豫——它象征着人类真实状况的无穷困惑。